首页 倾城护爱 下章
8、心痛
“绣儿!”

 “锦儿!”

 很多人在焦急的唤着她,好吵!她微微皱了皱眉,一只修长的手和一只坚实的手同时握住了她的,一种莫名亲切的感觉传来,她终于睁开了眼睛。

 脑中刹那间一片空白,她茫然的看着周围。

 她正躺在她寝宫里豪华舒适的大上,几个男子焦急的看着她,见她醒来,都松了口气。

 祁莲的眼睛哭得红红的,像只小兔子一样,呜咽道“公主,你没事,太好了!莲儿以为再也见不到公主了…”

 “说什么呢!”南宫临拉起他,知趣的退了出去,让他们三人独处。

 煌抒寒俊美的脸无比憔悴,黯淡的眼眸里是红丝“对不起!绣儿,我不知道,你为了他竟然连命都不要了。都是我的错,我以后再也不会你了…”他握住她的右手,贴在自己脸上,喃喃道“你原谅我好吗?我不是故意要伤害你的,我只是太害怕失去你而已…绣儿,你别再我作出疯狂的事情来,好吗?”他黝黑的眼眸灼热的望着她,是执着和担忧。

 “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她皱眉,抒寒的表情为什么这么悲伤呢?

 他不是一贯酷酷冷冷的拽样吗?何曾这样伤心无奈过。她又闯祸了吗?她好象忘了什么事情,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她拼命想把它想起来,额头却忽然好疼,她捂住那里呻咛了一声,一滴眼泪莫名其妙的落了下来。

 “锦儿,你怎么了?”边另一个男子也担忧的拉住她另一只手,轻轻擦去她眼角的泪水“怎么哭了?哪里疼吗?”记忆中的她可是从来不哭的。

 煌抒寒冰冷的瞪着他,将她的手握得发疼,像是她马上就会被他抢走似的,幽深的眼里杀机隐现。

 她看看那个温柔润泽的男子,他看她的眼光柔的像水一样,秀逸的眉宇间尽是紧张忧虑。

 她微微皱眉,忽然偏头对煌抒寒说:“他是谁!?”“锦儿!?”宫千翌不信的惊呼。“绣儿!?”煌抒寒惊讶的声音里却有些惊喜。

 经御医一番详细诊断,认为公主是跌落时撞到脑部,选择失忆,忘记了宫千翌,以后恢复的机率也很小。

 煌抒寒讶然,看看宫千翌惨白的脸色,他犹豫着和御医一起先退了出去。

 “锦儿,”宫千翌呆呆看着她,清俊的脸白得几近透明,像月光一样,嘴微微颤抖“你真的不记得我了?我是你的翌哥哥啊?!”她看看他,那眼眸中的漠然是他从未见过的“原来你就是我国的少相宫千翌啊!我们以前很吗?”

 他双拳紧握,脸色忽白忽红,极是骇人“锦儿?!你…”她打量着他痛苦得有些扭曲的脸,那秀雅的容颜似曾相识,她忽然有些心痛。

 “我怎么了?”她茫然。

 他的身子剧烈发着颤,竭力克制自己不上去拥抱她,他颤声道“锦儿,你答应过我,不会弃我而去的!你都忘了吗?!”她偏头想了许久,老实的回答“我完全不记得了。”会吗?她明明是爱情

 诚可贵,自由价更高的那种人啊?怎么会许下这种诺言?

 他的上再无半分血,呆楞在那里,一动不动,像突然被变成了一座石雕。

 锦灵绣已有些不耐烦,他才回过神来,双手颤抖着帮她把被角好,柔声道“锦儿,你累了。好好休息吧!说不定,明天醒来,你就会记得我的。”她睡下去时,只觉颈间一疼,一个很普通的玉饰被她拉了出来。她怎么不记得自己的品味何时这么低了?勒得她好疼,她猛地将它拽下来,随意往地上一扔。

 宫千翌想去接时,已来不及。随着一声脆响,那墨玉雕成的月亮在地上摔得粉碎。

 “小翌,希望你像这月亮一样,终有幸福圆的一天哦!”母亲的话语在他耳边响起。

 他怔怔看着那碎掉的月亮,心中大痛,就像碎掉的是他的心一样。难道他短暂的幸福,只不过是水月镜花一场梦而已吗?!

 他的眼眸已经润,勉强抑制住快要夺眶而出的眼泪,他狼狈的急急离去。

 出门时,侍女们惊讶的看到,一向风度翩然、从容潇洒的少相竟然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雕梁画柱、精美华丽的栖凤宫内,锦灵绣舒适的躺在宽大的温玉上,半倚着煌抒寒,边吃着祁莲喂来的药,边听南宫临给她讲着武林中的趣事和奇兵利器,不时大笑出声。

 真是惬意啊!南宫临幽默又健谈,身后抒寒温柔的抱住她,充当她的垫(嗯,虽然硬了点…没事练那么结实干什么!),祁莲漂亮精致的脸上那担心的表情真是令人心疼,连从他那白玉一般的手里喂来的药,好象也不那么苦了。

 看着三个大帅哥众星捧月般的围着她转,连头昏也不难受了,她只觉得…生活真美好!受伤真幸运!

 她恶意的把全身的重量都在抒寒身上,边偷看他痛苦的表情,边偷笑。难得抒寒这么听话,一定要好好欺负他才是。谁让他欺负了她,还把她从那么高的地方推下来?害她现在还浑身酸疼,有些晕眩。(她怎么也不信真像他们说得那样,是她自己跳下来的!她这样热爱生活、热爱帅哥、热爱大自然的大好青年,怎么会做那种傻事?!肯定是抒寒害她的,肯定是这样!要不然他怎么会一副很对不起她,任她摆布的涅?)

 “我…”她满意的看到忙个不停的三个人都停了下来,竖起了耳朵。

 她吐吐舌头“我想看看南宫公子刚才所说的那把赐福弓和无缘剑了。赐福弓真的能让得到的人获得好运,逢凶化吉吗?无缘剑真的会使主人与爱无缘,一生孤单吗?”她一本正经的说“本公主禀着严谨的科学研究精神,一定要亲自试一试才肯罢休!”

 “那公主的意思是…”南宫临尚未明白,煌抒寒已经瞪他一眼“看吧?

 我就说不能跟她提起这些神兵利器的,她一定又见猎心喜,非要到手不可!”“抒寒…”她讨好的拉拉他的袖子“只不过是一、两个月就能回来的路程而已,你就跑一趟,帮我夺来嘛!?”

 “你还说,那不是拭剑山庄的珍藏吗?以少庄主对无双公主你的痴情,你只要开口,他还不兴高采烈的赶紧送来?”他的语气微酸。

 “呵呵,”她装傻“可是我比较喜欢无所不能的玄玉公子当蒙面大盗那种感觉嘛!”看他想要发火,她连忙崇拜的说“简直是帅呆了!月黑风高之夜,英俊的大侠为博佳人一笑,从天而降,甘愿作贼…男人嘛,不偷就一定要抢!越坏才越有味道。”

 煌抒寒优雅的抚着自己的额头,苦笑道“我看我的一世侠名早晚会毁在你的手上!”路途遥远艰险、藏剑处戒备森严还是小事,可是他实在不放心,也不愿意离开她。

 锦灵绣眼珠一转,轻轻靠过去,在煌抒寒耳边吐气如兰的轻声道“抒寒…我的怎么这么疼这么酸呢?我好象还记得某人是怎么欺负我的哦!”看到他俊脸全红,她笑得很甜“要是我看到我想要的东西,可能我的身体会舒服些,也不会那么记仇了吧!”

 煌抒寒瞬时站起“绣儿,你好好照顾自己,我去去就回。”“我离开南宫家已久,还有很多事待我处理,正要告辞。既然如此,就让小弟陪殿下走一趟吧?”南宫临笑道。

 煌抒寒想了想,又回去敲了敲她的头,闷声道“我看,你是在故意整我吧?”呵呵,那当然,有仇不报非君子嘛!她心里贼笑。再说,她需要自由来搞清一些事情…

 事不宜迟,他们两人立即告辞离开。

 临走前,煌抒寒忽然慎重的对她说“绣儿,你说的,我都答应。你想要的,我也会帮你来。可是你要是敢再记起他来…”他长眼一眯,森然道“你就让他等着看自己是怎么惨死的吧!”那语调冷到极点,害她莫名其妙的心慌了半天。

 听说她以前很爱少相宫千翌,可是,她现在明明对他一点感觉也没有啊?在她看来,那个男子虽然温润秀逸,但哪有她俊美的抒寒好玩?也不及她美丽的莲儿魅惑人心!

 听见他们告诉她的从前的那些行为,她只觉得自己有病至极!放着这些出色的帅哥不享用,偏偏要死着那不解风情的大木头!难道不知道帅哥这种东西资源可贵、浪费可吗?!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能让花心的她变得专情至此?她好想知道,又很有点害怕去知道。

 窗台上洁白的茉莉花和百合花静静的盛开,散发着清香的屋里,美的少年坐在前,痴的看着一脸迷糊的少女。

 怔怔的发了会儿呆,锦灵绣才注意到祁莲还在,她看着他很有些僵直的坐姿,忙把他拉到上“你怎么傻傻坐着,很累吧?”她记得他被四王子那些人得一身是伤,一定是还没有完全好。她拉着他躺到她身边来。

 祁莲慌张的挣扎着“公主,莲儿不累的。能伺候公主,是莲儿盼也盼不到的福分。你这样,莲儿当不起的!”

 锦灵绣佯怒道“怎么?连我的话,你都不听了吗?”祁莲美丽的凤眼是慌乱,一下子跪在边,连声说“莲儿不敢!”看他紧张的涅,她好笑的说“那就乖乖过来。”祁莲慢慢靠到她身边,想躺下。蓦地微微一颤,脸色泛白。她一皱眉,拉过他,让他趴在她的腿上,去他的子。

 祁莲一僵,不知所措的看着她“公主?”

 “乖,”她拍拍他的头“让我看看你的伤。”祁莲的脸瞬时通红,他柔顺的趴下,任她除去自己的子。他漂亮的部毫无遮掩的出现在她面前,那美好的形状和滑腻的触觉让锦灵绣心神动。看见他玉白的肌肤上那些青紫的痕迹,她心中一痛<倾城护爱> m.iCmxS.com
上章 倾城护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