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倾城护爱 下章
7、反目
美丽的月中,宫千翌和锦灵绣手拉手走在高高的宫墙之上,谁也没有说话,静静的欣赏着月光。那宫墙上的甬道长得仿佛没有止境似的,两人都希望就这样永远走下去才好。

 听到刚才她说的话,宫千翌只觉得像在梦中一样。原来他在她的心中是如此重要。这样的幸福是真实的吗?他悄悄把她的手握紧了些,心里是极至的足和喜悦。

 静谧安宁中,锦灵绣痴痴看着他,那清俊秀雅的侧脸蒙着一层淡淡的月光,更有种朦胧动人的美丽。她只觉得天下的男子全加起来也比不上她的翌一手指。

 虽然此刻只是握着他修长柔美的手,却令她心中狂跳不已。她怔了会儿,忽然笑了一下“翌哥哥,你还记得我岁那年遇见你在这里赏月,我夸你比月亮还好看,你当时怎么回答我的吗?”

 宫千翌挠挠头,老实的说“怎么回答的?”他实在是记不起来了。

 她绷起脸,一脸严肃冷淡的说“微臣萤火之光,怎敢与皓月争辉!?”说罢,笑了起来。

 他恍然道“好啊,你取笑我!”也笑起来,去挠她

 她娇笑着求饶道“好哥哥,饶了锦儿吧!”

 见月光下,她笑意盈盈、娇动人,他笑着把她搂住,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下“我没有说啊!天下只有锦儿你,才可与皓月之美一较高下。不过,这么点小事,难为你还记得。”

 “翌哥哥,你笑起来真好看!”她痴痴的看着他“你曾说过的每句话,我都记得!”从她9岁时第一眼看到这个青竹一般温和俊秀的少年时,她就知道他对她来说,是与别人不同的。

 他眼眸闪亮,紧紧抱住她纤细的,与自己的身体密密相贴,他低下头抵住她的额头,让两人的气息紧紧相“那么,我现在说的话你也一定要记得…”看着她,他清澈的眼眸比月更加温柔“我其实…一直…都很…”“放开她!”一声怒斥传来,锦灵绣瞬时被一股大力拉入一个熟悉的怀抱里。

 月光下,风尘仆仆的煌抒寒背光而立,神色莫辨,身都是肃杀之气。周围的空气因他而瞬时变得寒冷渗人。

 “抒寒…”她看着煌抒寒冰寒的脸色,一扭身,躲开他的怀抱。不好,他一定是来找她算帐的。要不是宫千翌在这里,她一定拔腿就跑。

 宫千翌已走过去把她护在身后,弯行礼道“殿下。”煌抒寒长眉紧拧,微微点头,语调微带讥讽“看来宫相的病已经全都好了。

 真是可喜可贺啊!”他幽深的眼眸一直盯着他身后的锦灵绣“绣儿,我这么老远跑来,你也不招呼一下我吗?”

 锦灵绣微微从宫千翌身后探出一点头来,怯怯的说“抒寒,你身上的伤…嗯…已经没事了吗?”

 煌抒寒眼神冷厉,笑道“你还知道关心我啊?我以为你眼中只有某人呢!”宫千翌微微皱了下眉头。她倒是豁出去了,跳出来,大声说“对不起。我知道在你伤重时跑掉是我不对!骗你去夺龙珠是我不对!反正,都已经这样了,抒寒,要杀要剐,你一句话,说吧?!”

 煌抒寒寒冰般的脸上出淡淡的忧伤“是吗?”他微微侧身掩盖着自己眼底的伤痛,身形凝滞,一向从容优雅的动作也僵硬了起来。

 “抒寒…”锦灵绣很是不忍,她正想安慰他。

 宫千翌已柔声说“殿下,公主此番虽然不对,但是她也觉得很对不起你,很是为你担心的。我从来没有见公主这么愧疚的怕见一个人过。”竟怕的要躲起来,这在锦灵绣可是第一次。

 “哼,我们两人之间的事何时轮到你来嘴!”煌抒寒向她伸手道“绣儿,过来!”

 他背光而立,看不清他的脸色,锦灵绣犹豫很久,直感觉他凌厉的气势已经来,才走到他身边,问道“抒寒,你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他往常神采飞扬的脸很是憔悴,看来所受内伤不轻。她心中惭愧,他为了她成这样,她却抛下他自己跑掉。

 煌抒寒神情难掩的寥落冷寂,一醒来看见她不在,他就有不好的预感。果然,他立即快马赶来寻她,却正撞见她和那人柔情密意,绣儿,你就是这样待我的吗?

 他拉着她的手,定定神,还是克制着柔声道“绣儿,你让我去屠龙,是为了他吗?”

 她僵立半晌,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他背脊一僵,一向镇定的声音也暗哑起来“你在我病重时,弃我而去,也是为了他吗?”

 他反常的温和让她惊含但浓浓的愧疚还是让她微微点了点头。

 煌抒寒默然片刻,不怒反笑,他大笑着道“咱们这么多年情义,你竟为了他连我也不顾了…好!很好!”那笑意却一点没有进入到他的眼里。

 笑声稍停的时候,杀机忽显,他蓦地向宫千翌扑了过去。她慌忙赶去,可是已有所不及≯看他一剑刺出,倾国剑那冷冷的光立时要将宫千翌分成两半。她骇然惊呼起来。

 谁料宫千翌一闪,竟快捷无比的从他的剑下身。

 煌抒寒和锦灵绣都愣了一下,天下能躲过煌抒寒全力一剑的人一只手都数的过来。二人立时明白是龙珠的功效。

 煌抒寒更是杀机尽现,一把推开近前来的锦灵绣,身再击去。只见煌抒寒剑气人,瞬间已将宫千翌笼罩在森寒的剑光下,宫千翌身法虽快,却不擅武技,顿时险象环生。

 锦灵绣急得身是汗,但是煌抒寒的子她最为了解。虽然平时很少发怒,但真正生气时,可怕之极。他本来已动了真气,要是她此刻再上去帮宫千翌,无疑是火上浇油,下下之策。

 可是,眼见宫千翌在他的剑气之下,岌岌可危。她又怎能不管?

 “煌抒寒,你要是杀了他,我永远不理你!”她大喊。

 煌抒寒剑气更盛。

 “好,你杀吧!你杀了他,我就杀了你为他报仇!”她气急。

 煌抒寒剑式一变,用了玄玉剑法第十式,竟全是拼命的招数。

 他本极聪明,事事主张智取,她从来没有看到他用过这第十式。煌抒寒的全力攻击下,宫千翌立时不脂他一剑已在宫千翌肩头划出血痕。要不是宫千翌服用龙珠后反应灵敏№法奇快,这一剑早就把他齐肩削下。

 锦灵绣一声惊呼,眼看煌抒寒剑光如影随形袭到,马上就要砍下宫千翌的右手来。她身形一动,倾城刺的青光闪动处,煌抒寒的倾国剑堪堪被她架住。

 两件同炉所铸的神兵相击“铮”得发出一声脆响,两人都是心中大艾定住了身形。

 煌抒寒讥诮的说“绣儿,看来他在你心中的地位比我高多了嘛!”他虽面无表情,但乌黑的眼眸暗得像无边的黑夜一样,是那样的绝望。

 疯狂的H中

 煌抒寒讥诮的说“绣儿,看来他在你心中的地位比我高多了嘛!”他虽面无表情,但乌黑的眼眸暗得像无边的黑夜一样,是那样的绝望。

 锦灵绣挡在宫千翌身前,心中也很是痛苦。他们至幼相识,感情颇深,连吵架都从没有过,煌抒寒对她从来都是百般宠溺、千般忍让,何曾想过有一天两人竟会拔剑相对。可是难道她要眼看着宫千翌死在他剑下?

 看着煌抒寒英的身形变得莫名的沉重寥落,她收起倾城刺,无奈的说“抒寒,是我负了你,不关翌哥哥的事。只要你放过他,我愿听凭你的处置。”“不!”宫千翌立时上前来拉开她,着他的剑锋“锦儿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你要杀就杀吧!不要伤害她。”

 “翌哥哥!”她急急想阻止他,无奈宫千翌一贯的温和中带着坚毅,已平静的用上了煌抒寒的倾国剑≯看煌抒寒只要微微一动,就会伤到剑下的他。

 她紧张的看着煌抒寒的剑尖,进退两难。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难道真要和抒寒为敌吗?她这样一想即刻便痛入心扉。

 煌抒寒眼看着他们柔情意→死相随,幽深的眼眸中似有火焰在燃烧。他蓦地眯起眼,收起剑,笑了一下“好,绣儿,我可以不杀他,但是你要听凭我的处置。”

 锦灵绣大松一口气,拭着额头的汗水“七天!不,三天!我只能在这三天内都听你的。”开玩笑,要是他想控制她一辈子怎么办?她才没有那么傻。

 煌抒寒哼声道“连这你都要跟我讲条件吗?”煌抒寒一把拖过她,想离开。宫千翌忙拉住她的手“锦儿,我不能让你跟他走!”谁都看的出来现在的煌抒寒不比往日,要是他不利于她怎么办?

 看看煌抒寒杀气浮现的俊脸,她柔声说“翌哥哥,你别管啦。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让我自己处理好了。放心吧,三天后,我自然会回来的。”她挣脱宫千翌的手,随煌抒寒离去。

 宫千翌怔了怔,虽然放开了她,但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忽觉心中狂跳,似是有什么事要氟似的,隐隐不安。

 皇都外一处雅致的院落,本是东煌国在锦圣的别馆。

 煌抒寒理也不理一路上向他请安的小厮侍女,一言不发的把锦灵绣拖到一间精致华丽的寝屋内,一脚把门踢上,拉着她向中央那张大走去。

 看看他铁青的脸色,锦灵绣心中甚觉不妙。以往他无论她如何顽皮恶劣,从没有像现在这么生气过。

 她苦着脸,求饶道“抒寒,抒寒哥哥,是绣儿不对。绣儿认错了好不好?”他俊美的面容上的冰寒稍稍退去些,但还是没有松手。他将她一把推倒在上,身体紧随着上来把她圈在怀中“哦?你哪里错了?”他的眼眸幽深而凌厉,锦灵绣半晌说不出话来。其实她也没有办法<倾城护爱> M.iCMxS.com
上章 倾城护爱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