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活着就是恶心 下章
第二十八章 全书终
第二十八章 全书终

 一切的恨都由爱开始,一切的有都由无中而生,一切的魔都由心中的嗔念所繁衍…

 一出戏的结局或许是在这场戏开始时便已注定好的,无论如何的去挣扎,也终究会回到那按部就班的轨道上。老天始终是公平的,曾经我不信,现在,我深信不疑了。我常在想,或许造物主是个拥有着无限灵感的大师,他用他的奇思妙想之笔鬼斧神工的创造了一个个灵魂,而当他写得累了、厌倦了…灵魂便随着一个句号以其各种凄美的姿态而作古。

 这黑白人间,或许就只是神笔下的一个故事而已,没有什么实际的形态,也没有什么可能或者不可能、应该或者不应该的事,而我们,都是这庞大而宏伟的波澜巨篇中的沧海一滴、沙漠中的一粒尘埃…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大概是我们太过微小了,神忘记了我们的存在,更忘记了为我们的灵魂画上一个句号…

 地下室的一扇玻璃小窗上结了厚厚的一层藤蔓,来时,绿色的枝叶就会将这一点点狭小光亮也夺去了,那时,他便知道,来了…待到狂风席卷,百草枯折,刺眼的光亮从枯藤的隙中舞了进来,他便又知道冬来了…他的日子就是盯着那唯一通往外界的窗度过的,他一直在等,然而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等什么。

 “啊…恩…啊…纯…迩纯…啊…”那只伸向窗边光亮的手被几只大的手臂拽了回来,男人们纵而心澎湃的笑立刻将这沙哑而艰难的呼唤掩盖了。他闭着眼睛,身体被不断的侵占,贪婪的望无私的回应着任何人的施与侵袭,就如同穿过他手脚的锁链,他被牢牢的束缚在这望的囹圄中,只能看着自己的一双翅膀腐烂,再也无法飞去任何地方了,即使他知道…有人在等着他…

 “真没意思,动都不动一下,下次要是再叫别人的名字,就把你的嘴起来!”

 一阵脚步声扬长而去,屋子里又只剩下他一个,呆呆的望着天花板,他的手脚、颈部乃至股钩都被沉重的铁链所牵制着,使他只能以那种嫖客们故意将他折叠成的戏谑的姿态静静躺着,如同一支景泰蓝的名贵工艺品被放在它加了锁的橱窗中,一人赏玩过后,即等待着下一人的赏玩。有时,让日子这样一天一天的过,使他连生与死都看得极其无谓了,在疲倦的时候,他觉得仿佛只要他闭上眼睛来休息一下,或许就可以永眠了,但这时,那个哭泣的轻盈身影却总是在他游离的梦境中出现,他放不下他。

 “你还好吗?”

 有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很焦虑的看着他,是约翰。现在他是PURE夫人专门派来照顾他的男仆了。他不知道约翰为什么没有离开这里,但这个老伙计还不错,很多次,他快被那些人的肆无忌惮死了,都是被他给救了回来。约翰没有在碰过他,对他的照料也是十分细致的,这都有点不像那个打过越战的退役老兵了。约翰说,他是在忏悔。

 “IK,外面好像要下雪了,今天应该不会有人来了,你安心的休息一下吧。”

 将那些困住IK的锁链解下来,约翰把客人们散在他残留着血迹与体的污浊身体上的钞票一张一张的拿起来放在一边,再抬开那双知觉全无的腿把放在肿涨的入口内的异物取出来,抱起那几乎快被望撕成碎片的残弱身躯进了浴室,在一声凄厉的惊呼之后,浴室里只传来阵阵的水声…

 “抱歉,你昏过去了,不过拿酒擦擦比较安全些。”

 当IK醒来时,他已经躺在上了,他的身体一天比一天衰弱,或者说,是他觉得已经没有什么再需要他勉强自己的了,他时常昏厥,就像刚刚约翰只是用酒给他肮脏而的花房做了清洁,他连这样的痛,都再也无法去承受了,他就像是长在峭壁上的无野草,随时都有被折断的危险。

 “我是不是快死了?”

 IK这样问着忙碌的约翰,今天这个老伙计格外的勤快,把他洗得很干净,还为他修剪了手脚的指甲,甚至连那已经长过膝盖的凌乱发丝也帮他梳理得异常顺畅。现在他又拿了衣服来让他挑选,IK有些怀疑,自己的样子是不是看上去真的快死了,已经到了让这个良心发现的憨厚汉子来准备为他准备寿衣、整理遗容的份上了。

 “没有,像你这样的人会活很久的,你还有牵挂的人不是吗?”

 约翰拿着一套黑色的西装走到IK的身边,慢慢蹲下身,先为他穿上那种带有假***的皮质丁字,前端绑紧后罩在质地坚硬的壳子里,以便让他被药物所控制的身体不那么容易随时买,呵呵,怕他去勾引阎罗王吗?没有正面回答IK的问题,约翰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定,低着头开始帮IK穿衣服——

 “我觉得IK先生还是穿西服比较帅气,您觉得呢?”

 “呵,我都成这样了,怎么进棺材还不都是一样。”

 IK笑笑,他承认,如果是以前,让约翰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一定是件会令他非常尴尬的事,但在那幕悲剧上演之后,即便是他被吊在大厅中央的笼子里帖上“这就是曾经的传媒巨子”的条幅,他也不会再有任何的尴尬感觉,人到了他这份上,连廉都不重要了,还活着做什么?他就像只木偶,被人用线操纵着,断了线的一天,恐怕就是大限了…他已经没有什么可期盼得了,除了“他”…

 “您还不能死,您得去见见他,他需要您。”

 约翰很认真的说着,那感觉一点也不像是开玩笑——

 “我现在就带你离开这里去找迩纯,然后去自首!”

 “…你不是疯了吧?”

 盯着给自己系着衣扣的约翰,IK笑着摇头——

 “我都已经快被拆碎了,我又能给他什么?”

 “我没疯!我已经过够了这种躲躲藏藏的日子了!我承认,我是个很失败的人,做不成什么好人,也不敢干那种特别坏的事,如果我不这么做,我迟早会真的疯了!跟我走吧,去见迩纯,不管怎么样,你总要去试试的!”

 约翰十分坚定,他已经考虑了一年,他不需要再去考虑了,他知道该怎么做。他就是那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小小恶总是难免,可是滔天大罪让他背着却又过于沉重了,于是,他决定了,找个方法让自己解。他要救赎自己,就要先还清欠下别人的。他与IK和迩纯,始终是不同世界的人,比起他们,无论他的决定将为他带来什么,那都已经幸福许多了…

 “我们走吧,PURE夫人不在,就趁现在!”

 就这样,约翰打昏了门口的两名看守,将IK偷出了那间囚了他尽一年的地下室,一切十分顺利,而坐在远离“米迦勒”的车上,IK却笑得意味深长——

 “我觉得,那个女人,一定在什么地方看着…就连这,也是她安排好的,呵呵。”

 闭上眼睛,他想用自己的手抱住双肩,手心穿过的金属带了隐隐痛感再次将IK带入了他与迩纯的第二次离别…如果再见面,那很可能就要再有第三次、第四次离别…很可能的…

 一定是太久没有到外面来的原因,IK觉得冷,一个人的时候他需要被人拥抱,他和迩纯都是这样的人…

 “我拜托了看门人,他会带你去见迩纯的,我要走了。”

 将IK送到了目的地,约翰拍拍IK的肩膀打算离开。

 “你去哪?”

 IK回过身问着约翰。

 “我吗?回去看看我的儿子和我那婆娘。我儿子一定又长高了,他就快上学了,我想买写玩具和书给他,然后去警察局。”

 约翰耸耸肩——

 “也算个可以吃白饭的地方不是吗?”

 “…呵,祝你好运。”

 IK看了约翰一会儿,无奈的笑笑,由看门人推着轮椅进入了那扇看上去令人触目惊心的铁门——国立疗养院——迩纯,就在里面了…

 目送着IK进入疗养院的主楼,约翰也做回车里乐呵呵的拨了手机,这是他一年来第一次打电话回家:

 “我的小天使,有没有想爸爸?别哭,别哭,爸爸这就回家了,还会买好多好多的玩具给你…想要什么?拼图?好,还有呢?小汽车?呵呵,好好,还…”

 轰——

 随着一声巨响,约翰的车在一片爆炸的火焰中炸得粉碎,燃烧着的轮胎跳跃着在空旷的马路上滚动着,与随后而至的黑色轿车擦身而过。车门开了,女人优雅的高跟鞋落在了地面上,她将手中定时炸弹的遥控丢给身后的司机,妩媚的笑着——

 “虽然这是我意料之中的,可我发过誓…不会再原谅背叛我的男人,呵呵。不过,我编的戏码也只到这里,IK、迩纯,接下来的戏,就看你们的命了。如果知道一切可能是个错误,那么不如一开始就不要去错,不然,也只有错下去了…呵呵呵呵…”“纯纯乖,就吃一口,我一会儿还要开会的,你总是不听医生的话我怎么放心你?纯纯…你别动,大概是医生来了,我去开门…”

 当啷一声,凯西手中的碗筷掉到了地上,她还来不及收起温和的笑容,眼泪便已经顺着苍老了许多的颊淌了出来,她激动得颤抖着——

 “IK,我该不是看到你的鬼魂了吧?”

 凯西捂着嘴,难以置信的看着坐在门外轮椅上的IK下意识的摇着头——

 “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我的儿子…你就是IK对不对?IK…我还以为那个死了的人真的是你…我…”

 凯西泣不成声,她很想去拥抱他的孩子,然而,IK陌生的眼神却让她不敢亲近,那孩子就像是个幻影,空的对着她微笑,仿佛轻轻触碰,就如水中的<活着就是恶心> M.icMXs.cOM
上章 活着就是恶心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