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阳谋高手 下章
第10节
第三章这一仗,欧佟非打不可了

 欧佟提起那一次挂冠而去时,总显得扬眉吐气,根本原因在于,官场是个看不见摸不着的巨大磁场,听见楼梯响,只见人进来,不见人离去。像欧佟这种敢于拍案而去的,整个中国,还真找不出几个人。而且,他觉得自己做得很谋,很符合组织手续。

 10

 一个晚上,欧佟没有睡好。他在考虑最坏的可能。看杨大元的意思,是要和自己决裂吗?他凭什么决裂?决裂之后,他又能捞到什么好处?当然,杨大元的性格,欧佟是很清楚的,他是那种翻脸不认人的人。杨大元在家乡还有好几个哥哥,有一年节,大家回家吃团年饭,几兄弟每人拿出二百元钱给父母过年。其中一个嫂子小气,只肯出一百。杨大元当场拍案而起,着哥哥给钱。嫂子刚表示了一句不满意,他便将桌子掀翻了。指着哥哥的鼻子骂道,×你妈,你给不给?不给的话,老子一刀子捅了你,你信不信?这次如果真的和他闹翻了,决裂也许无法避免。真要决裂的话,自己该做些什么?

 知道早晨一定醒不来,欧佟定了闹钟。可是,还没到时间,他的门就被敲响了,他打开门一看,是杨大元。欧佟感到有些突然,又觉得和他已经没有话说,只是转过身,将他让进来。

 杨大元将门关上,走到他的面前,对他说,哥,我错了。欧佟不想答理。他继续说,昨天是我不好,不该发脾气。其实,我也是为了公司好,想到你不相信我,而我付出了那么多努力,整个身心都扑在公司里,就觉得委屈,所以控制不住自己。哥,我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我好,为公司好。昨天你走后,我躺在上,一边想一边流泪。无论如何,你是我哥,就算你打我骂我,我也不应该那样对你。说着说着,他的眼圈突然就红了。最初,欧佟还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哭了,在他的印象中,男人是不应该哭的,杨大元是那种钢铁一般强硬的人,这种人自然不应该哭。所以,他发现杨大元有些哭腔时,第一想法是,这是真的吗?他在装吧?可没过多久,杨大元噎起来,竟然哽咽着说不下去,欧佟掉头看他,发现他面泪痕。

 面对他的眼泪,欧佟的心一下子软了,早已经决定,不再和他计较。

 杨大元继续向他哭诉。他一次又一次叫着哥,希望欧佟给他一次机会。他说,他从小没有读多少书,是个大老,做事不知轻重。这么多年,他一直非常努力,一有时间,就拿名人名言整段整段地背,为的就是提高自己在别人心目中的地位。可这么多年来,无论是做生意还是卖报纸,总是被人看不起,是欧佟给了他这次机会,可以和像林飞、王禺丹这样的人接触,可以真正参与广告拍摄。有了这样学习的机会,他无论如何都不愿放过,他希望继续留在欧佟身边,将这个广告跟完。他保证只听欧佟指挥,欧佟说什么,他就做什么。他保证做欧佟的手做欧佟的腿做欧佟的眼睛鼻子,一切行动听指挥,不多说一句话不多做一件事。

 欧佟想说,既然这样,那你先留下来吧。可是,他没有立即说,因为他想,既然要他留下来,有些话,一定要事前说清楚,到底怎么说?他还没有想好。就在他思考的时候,杨大元更进一步说了,他说,其实,他觉得自己留下来,是可以帮得上忙的,有些事,也确实需要他留下来。他毕竟是公司的法人代表,又是总经理,没有他,有些事情不好办。比如签合同,都是他出面的,付账也需要他的签字,才符合手续。

 杨大元在暗示欧佟,没有他配合,公司的章以及钱,他欧佟都动不了。这种暗示,就带有威胁的意味了。那一瞬间,欧佟突然决定了,绝对不能留下他,这次如果妥协,以后他可能得寸进尺。欧佟说,你先把卡留下来吧,别的事,我们回去再说。

 在欧佟看来,自己这样做,已经给他极大的面子了。事情已经闹到了这步田地,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让他管账了。只要钱在自己的手里,他留下来与否,都不是问题。在欧佟的印象中,他还是能办事能跑腿的,从这种意义上说,让他留下,也不是什么坏事。换一句话说,两人出现矛盾的时候,欧佟已经退了一步,只需要杨大元也退一步,矛盾就可能缓解了。可他没想到,听了这话,杨大元的脸色一下子变了。欧佟看得出,他异常地恼怒,就像一个做了坏事的孩子,准备用一个小计谋在父母面前蒙混过关,被看穿之后,不是自责而是羞愤。欧佟不想闹得太僵,毕竟几十年的朋友,人生一世,能有几个从小到大的朋友?这份友谊,他是异常珍惜的。无论如何,他不想因为几个钱或者一次合作,将这么多年的情感积累毁于一旦。他先拿话堵住了杨大元,说,你别给我脸色看。我是什么人,你清楚得很。我建议你冷静一下,回去休息几天,好好想清楚,然后我们再谈,好吗?

 杨大元一句话没说,站起来向外走。欧佟说,你好像忘了留下银行卡。杨大元竟然停都没停,甚至没出一声,向前走了。欧佟赶到门口,说,我希望你好好想一想,不要意气用事。杨大元没好气地扔下一句:那是我的事。

 欧佟没有理会杨大元,他开始洗漱,同时思考,如果杨大元就此离去,并且真如他威胁的,不让自己动用公司的钱,自己怎么办?这个广告,显然是不能停下来的。能不能让王禺丹先借给自己一笔钱?王禺丹也不希望这个广告产或者出麻烦,只要自己说清楚了,她应该会借吧。那么,对待杨大元怎么办?他如果就此离去,那算是和自己翻脸了,合作肯定无法继续下去,分手?怎么分?这个还是不想了吧,当务之急,需要将整个工作程和其他一些相关情况了解清楚,不能让工作停顿下来。

 好在欧佟和制作组的成员,吃早餐的时候,他进行了一番了解,得知这些人并不清楚酒店房间以及动物园内部的谈判情况,所有一切,都由杨大元安排,他们不需要心。至于生活安排,最初,导演对他们说的是,午餐和晚餐全部吃盒饭,后来杨总每餐招待他们在酒店或者餐馆吃,他们也就乐得听从,其他事,一切听导演的。欧佟问到今天上午的拍摄工作,他们说,昨天已经安排好了,等一下,汽车来了,他们只需要按计划行事。欧佟想,既然如此,他也不必去看他们工作,先将两间酒店的情况摸清楚。随后,他去酒店大堂问了问情况,预付款恰好今天到期,如果继续住,需要追加。欧佟估计,既然这间酒店到期,长隆酒店可能也到期了,他准备将那里的房间退掉,让其他人也搬过来,至少可以节约点费用。

 欧佟给导演打了个电话,说,现在的住房情况,和当初他们商定的不一样,他想问问是怎么回事。导演是他在电视台的朋友,两人的关系并非一两天。导演在外面干私活,如果闹到台里,是要受处分的,何况面对的是副台长,怎么说,也有几分畏惧。他说,这件事实在是冤枉他了。他原是说好了和大家住一起,可杨总非常热情,一定要他和摄像住长隆,他也不好拒绝。欧佟说,有关这件事,实在不好意思,他准备将长隆的房间退掉,大家一起住到香海酒店。导演说,这没什么,当初就是这样说定的。对于这种改变,欧佟一再道歉,并且坦率地说,这段时间,开销实在太大了,这样搞下去,他担心会亏本,所以不得不采取措施,压缩开支。

 导演对他说,欧阳台长,坦率地说,我的心里一直非常不安。可杨总毕竟是老总,他要这样搞,我也不好说什么,反正是他的钱。欧佟问,他说是他的钱?导演说,不是他的是谁的?他是公司总经理,又是法人代表呀。不过,我也不知道这个杨总是在花谁的钱,简直不像是在花钱,就像是在花纸。如果我没有猜错,他的背后,肯定是一家大型国企。欧佟好奇心大起,问道,你为什么这样想?导演说,你也在体制内,难道你不知道体制内的搞法?吃餐饭,虽然不一定要最好的,但一定要能开出发票的,而且,发票一定要多开。住酒店也是一样,要谈折扣,但发票不按折扣开。谈合同就更不用说了,一万元可以搞定的事,没有五万拿不下来。比如说,他带我们去东莞潇洒吧,只不过请一个小姐到房间跳了一支舞,再就是唱了几支歌,喝了一点啤酒,加起来五千多吧,他的发票,却开了一万八。如果不是国企,谁是冤大头,让他这样干?想自杀也不需要这样嘛。

 欧佟告诉导演,让他派一个人回来清理房间,以便他将房间退掉。他拿了押金条,来到长隆大酒店,往杨大元的房间里打电话,没人接。打他的手机,通了,但并没有接听,挂断了。欧佟便给他发短信:长隆的三间房必须退掉,制作组住的其他房间,押金已经没有了,你如果不想将事情彻底做绝,立即处理这件事,我在长隆等你。

 等了半天,一点音讯都没有。再给杨大元打电话,他竟然关机了。

 恰在此时,剧务赶回了酒店,欧佟和剧务一起,将导演以及摄像的行李搬出来,然后去大堂办理退房手续。不料遇到了麻烦,大堂的服务员表示,这三个房间不能退。欧佟问为什么,服务小姐说,当初说好了住二十天,现在才住了十四天,还差六天。欧佟觉得奇怪了,住十四天和二十天有什么区别?服务小姐说,这事与她无关,她只是听上面的,上面说不能退,她如果办了,自己就会被炒鱿鱼。两人争执的时候,大堂副理过来了。

 大堂副理听了欧佟的投诉,然后找那名服务员聊了几句,便对欧佟说,你这件事比较特殊,因为是销售部门接的单,可能需要销售负责人来帮你解释一下,请你稍等。时隔未久,销售经理来了,这是一个非常干的年轻女,她了解情况之后,非常肯定地对欧佟说,先生,非常抱歉,这个账,我们不能结。欧佟说,为什么不能结?你总得给我一个理由。销售经理说,理由很简单,当初入住的时候,并不是你来登记的。欧佟是当记者出身,对于这种托词,自然是应<阳谋高手> M.iCMxS.com
上章 阳谋高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