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阳谋高手 下章
第03节
3

 住进世贸大厦,欧佟的心情并不好,根本原因在于,最近事事不顺。杨大元的事,显然是泡汤了,自己的事,是否能有一个良好的结果,要看杜崇光在多大程度上尊重丁应平的选择。

 想想不放心,他给广电局那位领导拨了个电话。那位领导告诉他,方案已经确定了,民主评议和投票选举同时进行。民主评议和投票选举会选出两个第一名,然后由局领导从这两个第一中选出一个递补。欧佟问,民主评议和投票选举,在什么范围之内?领导说,中层以上干部。听了这话,欧佟心里一凉。在这个层面进行投票,肯定没他的戏。根本原因在于,他锋芒太,这就像武侠小说中所说的剑气。一个武功高强的大师,剑一旦出鞘,便会剑气人。大师或许没有想过伤人,但剑气一旦离剑,就不受握剑者控制,伤了谁,他自己也不知道。杜崇光确定这样一个方案,不是要选出谁,而是要堵住谁。

 他给董绍先打电话,对方没接就挂断了,过了一会儿,收到他的短信:在北京陪重要领导。

 看来,这件事暂时没法过问了,只能考虑眼下的事。

 眼下的事同样麻烦。欧佟虽然来到了上海,能否成功,他心里没底。王禺丹曾建议他做个详细计划,他拒绝了。他说,这种事,怎么可能有详细计划?只能边做边看,边做边完善,临时遇到问题临时解决。如果按照一个事先制订的计划进行,就没有丝毫难度,只需要执行力就行了。话说回来,如果只需要执行力,你们那里有大把的人才,哪里轮得上我?

 据欧佟了解到的信息,林飞的父亲林洛刚,老三届,曾到江西队,在知青点和林飞的母亲周蔚相爱。返城后,林洛刚在上海一家大医院当锅炉工,周蔚则进入上海市的一家纺织厂,当挡车工。林洛刚的业余爱好是下围棋,业余六段。周蔚的业余爱好是烹饪。周蔚有一条灵敏的舌头,任何细微的滋味都能分辨,有这种能力的人,自然也就成了美食家。周蔚已经下岗多年,林洛刚也于早几年内退。闲来无事,林洛刚便在离家最近的弈达棋社消磨时光,教孩子们下棋,偶尔也和高手过招,乐此不疲。因为有了林洛刚这个高手,弈达棋社便聚集了一批喜爱手谈的人,尤其是林飞成为亚洲飞人之后,所有希望采访林洛刚的记者,只要到弈达棋社,肯定能如愿,这个地方,也变得出名了。

 欧佟的计划很简单,他选择的进攻方向是侧面迂回,进攻目标是林飞的父亲林洛刚和母亲周蔚。林飞是个非常孝顺的孩子,多次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父母这一辈子受苦太多,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改善父母的生活环境,让他们有一个幸福的晚年。只要林洛刚和周蔚答应了此事,林飞肯定不会反悔。问题是,怎样攻下林洛刚和周蔚?最初,欧佟想通过自己在上海的同学老师出面,这些人在上海政界有头有脸。像林洛刚周蔚这类人,毕竟是组织培养多年的,组织出面,应该可以解决问题吧。仔细想过之后,他又觉得这样做有些冒险,如果被拒绝的话,丝毫回旋余地都没有了。于是,他冒出一个新的计划,先由自己出面和林洛刚以及周蔚接触,万一攻不下,再找那些老关系出面,这就叫梯次进攻。

 怎样和林洛刚以及周蔚接触?有关这一点,他也仔细想过了,林洛刚喜欢围棋,恰好欧佟的围棋也还过得去,或许可以由此入手,先认识林洛刚,再作下一步打算。至于周蔚,她是美食家,对于美食,一定有着过人的偏好。所以,欧佟准备了一位粤菜高手,只要这位粤菜高手能够引起周蔚的兴趣,至少,自己算是找到了一个接触他们的途径。

 当天晚上,欧佟去了弈达棋社。

 弈达棋社建在上海静安一个稍显旧败的堂里,门脸完全没有整修,只是在门口挂了个魏体的牌子,门口有一个人看守,要查验会员证,如果没有会员证,必须缴20元入门费。进去之后,是一个中间有天井的回形建筑,每一扇门都开着,一眼望去,每一扇门里,都有人在下棋。人虽多,秩序却好,除了落子的声音,似乎听不到别的。欧佟四处转了转,最后才来到正对大门的正房,中堂之上,挂着一个硕大的棋枰,显然是讲棋用的。棋枰下面,正围着一圈人,欧佟走过去,想看看究竟,可他太矮,从那些人的肩头,无法看清圈内的情况,他只好从人里挤过去,到了棋枰前。瘦小就有瘦小的好处,如果他是个大个子,肯定挤不进来。现在只不过将两边的人稍稍往旁边挤开一点,他就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里面下棋的,正是林洛刚,他的个子很高,接近一米九,坐在那里,比站着的欧佟矮不了多少。与他对弈的是一个老者,这位老者可能超过八十岁,绝大多数头发已经落,仅仅两鬓还有少许白发,令人惊奇的是,胡子却异常茂盛。两人已经进入中盘,形势还没有明朗。欧佟观察了十几分钟,很快得出结论,形势不明朗的原因,在于两人的风格天差地别。林洛刚落子快,往往是对方下一步,他在三十秒之内便落子。相反,那位老者落子却非常之慢。因为不是正式比赛,不需要读秒,老人每落一子,都比比赛规定时间长一倍以上。林洛刚倒也不急不躁,每落一子之后,并不研究面前的棋,而是和旁边一个后生说话。那个后生似乎是他的学生或者崇拜者,他们所谈,还是棋,只不过是别人所下的棋。

 欧佟是在大学里学的围棋。班上有七十二位同学,自诩为孔夫子的七十二贤人,欧佟只有十五岁,年龄最小,而年龄最大的,比欧佟大一倍。欧佟常常开玩笑说,班上每一个同学都喜欢他,原因是他太小,没有人将他当成情敌。班上有几个同学围棋下得相当好,下乡当知青时练出来的。遇到没有对手的时候,他们就拉欧佟下棋,没想到欧佟进步神速,四年下来,已经成了班上的高手。参加工作后进入电视台,当时的电视台不像今天这么热门,属于传媒界的小老三,在夹里过日子,电视台的记者,不是报社和电台不要的就是某个领导进来的,素质一般,欧佟这种新闻系的高材生便显得鹤立群,就算他玩玩打打吊儿郎当,电视台头牌记者的位置,别人也抢不走。除了业务能力与众不同,更能让他显得出众的,自然是围棋,有几年,他还真的好好钻研过一番。后来发现整个电视台找不到对手,加上其他事转移了他的兴趣,下棋也就少了。

 现在站到了林洛刚面前,他本能地觉得,一定要引起林洛刚的注意。到底怎样引起他的注意?他也没有想好,只有一个念头,说话。不说话,怎么可能引起别人注意?可中国有古训,观棋不语真君子,你开口说话,说别的,谁听?如果说面前这局棋,人家就会恨死你。加入林洛刚和那位年轻人的谈话?他们谈的是一场国际赛事,对那场赛事的具体情况,欧佟一无所知。

 老者落子后,林洛刚终止了和年轻人的谈话,认真地看着面前的棋枰,思考几十秒,然后落下一子。欧佟立即轻叫一声,妙,这是一个妙招。欧佟以为林洛刚会转头看他一眼。但是没有,他落过子,又继续和年轻人的话题。接下来的时间,对于欧佟来说,无聊至极,真不明白周围的几十人怎么忍受得了。仿佛过去了几个小时,老者终于落了一子。欧佟顿时说,哟,这个应手绝了。林洛刚仍然没理会欧佟,而是专注地盯着面前的那枚子,看了足足半分钟,才转过头来,看了欧佟一眼。仅仅一眼之后,林洛刚便又回到棋枰上。这次,他思考的时间长一些,超过了一分钟,然后态度坚决地落了一子。这一子落下,欧佟又是一声惊叹,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小楼一夜听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果然,这一子之后,不到十子,老者便推盘认输。

 接下来再下,欧佟则坚持自己的原则,只要两人的妙棋,他便以到的语言点评。如果哪一位的棋下得不怎么样,他就沉默不语。老者虽偶有妙招,但与林洛刚相比,毕竟差了一些。所以,林洛刚才能一面下棋一面教徒弟。

 第二天,欧佟再去,林洛刚又在与一个年轻人下。欧佟看了几盘,年轻人的水平与林洛刚显然无法相比,林洛刚一边下棋,一边和周围的人聊天。欧佟像昨天一样,偶尔发表一两句简短的评论,想引起林洛刚的注意,但并没有达到效果。

 从下午开始,欧佟改变了方法,不再看林洛刚下棋,而是找棋社其他人下。棋社的这些人,对下棋基本只是爱好,没什么水平,遇到的对手,没有一个与他下过中盘的。有一类人,水平不行,还没有自知之明,欧佟不想和这些人纠,便订了一个规矩,连续两局中盘认输者,不再下。欧佟下棋很快,落子如飞。到了晚上,棋社已经开始有人谈论他,说是来了一个高手。

 接下来的三天,欧佟都在棋社和人下棋。很多人来找他求战,只要是没有过手的,欧佟来者不拒。大概从第三天起,来向欧佟挑战的人,水平陡然高了不少。欧佟略略一想,便明白了,这些人应该是弈达棋社的高手,因为工作,也因为难遇称手的弈者,因此来得很少。难得遇到一个高手,且又像是来砸场子的,这些人自然就动了起来。欧佟不得不承认,其间,确实有几个算是业余高手,但与林洛刚相比,显然还差一截。

 整整一个星期过去,来找欧佟挑战的人,就少了下去。挑战赛转化成了斗赛。毕竟欧佟不好闲坐在那里,因此,有人邀请,他就下。这些人不一定是高手,下得缺情少趣没有波澜。欧佟便勉强下两盘,然后离开吃饭,下午再来下两盘。

 这天中午,欧佟吃过饭来到棋社,见林洛刚早已经到了,和以前不同的是,他并没有下棋,而是端着一只硕大的玻璃茶杯,坐在那里喝茶聊天,见欧佟进来,主动问道,下不?欧佟说,当然下。林洛刚于是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将他引到棋枰前。

 双方坐下,林洛刚让他执黑先行,他却坚持猜先,结果是林洛<阳谋高手> M.iCMxS.com
上章 阳谋高手 下章